秋夜A.Y

隨手一寫
陷入了鄭號錫的魅力裡
all錫愛愛,糖錫日常,國錫曖昧
ig:dsay1211

【飛咻】 無題 (清水向)


今天是難得無行程的一天,這一整天對於大忙人的他們來說無疑是最寶貴的自由時間。
這種時候,金泰亨一定會窩在房裡打守望先鋒,偶爾會邀同是遊狂魔的田柾國一起組隊,然後打到忘我的境界。

然而今天他沒有宅在房間裡打遊戲,而是出外遊蕩,和閔玧其兩個人。

金泰亨一開始並沒有想過要踏出家裡的門一步,只想乖乖地宅在家裡打遊戲過完今日,直到他二哥閔玧其來敲他房門問他要不要一起出去,
他鬼使神差地答應了。

「姨母,請來兩份全州拌飯。」

飯桌上,兩人安安靜靜地各滑手機,互相的沉默與旁人的嘈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雖然眼神是在手機屏幕上,但金泰亨根本無心看手機裡的內容。
是為什麼呢?那個哥會邀自己,而且還是兩個人單獨出來。

不過偶爾像這樣約出來單純地吃個飯好像也不錯,至少不像Bon Voyage那時候,到處都有攝影機的存在,即使不尷尬也會被攝像頭的注視而感到負擔。
至少現在這樣,不會感到不適。

滑了會兒關於團隊的新聞,金泰亨就聽見了坐在對面的人兒開口了:「泰亨啊,最近還有在嘗試作曲嗎?」
來了。

金泰亨沒有退出新聞的頁面,直接關掉手機,換了姿勢面對問話的閔玧其。

「有。」

「作好了給哥聽聽,哥會冷靜給予評價。」 閔玧其喝了口冰水,眼神有些漂浮不定 「你也知道,最近行程很滿,所有人也在緊張下一張專輯,所以你和柾國少玩點遊戲比較好。」

「我知道。」

經過這麼多年以來,金泰亨發現閔玧其有個神奇之處,就是你不需要煩惱跟閔玧其說點什麼以防尷尬的氣氛,等時機一到,閔玧其就會自動先開口了。

至於內容嘛,基本上都是無目的性的,只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等到沒話說時就繼續滑手機。

不過閔玧其開口時,通常都會不經意開啟“嚴父模式”,然後開始訓話,尤其是對忙內line更為頻繁。
金泰亨知道,所以他會放下手機,靜靜地聽比自家老爸還嘮叨的閔玧其說話。



餐點終於上桌了,閔玧其停止了“訓話”,金泰亨的耳朵才稍微得以緩解。

兩人一言不發地吃著拌飯,金泰亨偶爾會因食物的美味而發出感嘆聲,閔玧其則是全程安安靜靜地吃飯,一點聲響也沒發出。
品嚐完美味後,兩人一齊離開了餐館。

接下來的目的金泰亨是不知道的,因為閔玧其只是問他要不要一起吃飯,其他的都沒說。

不過人都出來了,到處逛一逛也沒差。

漫無目的地走在街上,看到新奇的東西時才會碰碰手臂讓對方瞧。


這算是他們之間的相處方式吧。


走沒多久,他們剩下的時間就在於和一只迷路的黃金獵犬玩耍和等待了。

很多粉絲都說閔玧其像只高貴傲嬌的貓咪,當時候金泰亨不以為然。直到他剛剛無意間看見閔y玧其的小身板縮在比他自己還大個的大衣裡,蹲在他的身旁輕撫他懷裡的黃金獵犬,那一瞬間金泰亨才得以理解粉絲們的心情。


閔玧其,就像貓咪一樣。
不是挺可愛的嘛。


想到這裡,金泰亨忍不住嘴角上揚,好看的弧度讓人誤以為他只是因為狗狗可愛才笑而已。

太陽逐漸落下,小狗的主人到現在還未來領取,金泰亨和閔玧其就這樣痴痴地坐在公園裡的凳子上等。
由於剛才太過空閒,金泰亨乾脆和小狗在公園裡跑上個幾圈,以免小狗感到無聊。
可能是跑累了,小狗也不怕生,就這樣趴在金泰亨的大腿上舒服地睡去。

兩人並肩坐在凳子上,原本還猶豫著是不是該去哪兒逛一逛,但因為小狗突然的出現,倒是讓他倆多了一個他們之間才有的共同回憶。

原以為跟閔玧其出來會很是段平淡得不能再淡的旅程,但意外地金泰亨今天卻玩得很開心。雖然不知道是因為閔玧其還是黃金獵犬。

但至少金泰亨覺得這一天很充實了。



「泰亨啊,以後我們親近點吧。」



亦或許,兩者都有。



「說什麼呢哥,我們一直都很親近啊。」



------------

第一次寫飛咻xDDD

【糖錫】 向日葵之不像後續的後續

最近閔玧其沒去那條街了。

沒辦法,手機信息裡堆積如山的催搞使他無暇再出外隨意遊蕩,只能鎖在工作室裡焦頭爛額地趕出一份像樣的旋律並交給老闆大人過目。

起初他是心不在焉的,腦裡不斷想著那杯喝了幾十天的美式咖啡和對面的花店,但極度忙碌的日子總是能讓一個人忘記所有事物,只管手裡的工作。
漸漸的,閔玧其忘了咖啡和花店的事兒,全身投入進工作裡。



雙手的手指已經有好多天沒停歇過,黑眼圈也一天比一天來得深,連胡渣也懶得刮了,閔玧其就這樣把自己鎖在工作室裡鎖了好幾十天,不知道情況的路人可能還會以為有誰死在了裡面。

雖然還沒死,但是真的,感覺就快要死了一樣。

用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和那僅剩一絲絲的精力,他終於把自己最滿意的旋律給趕出來了。
更幸運的是,老闆大人聽過之後後也表示很滿意這次的成品。
然而原本他還想對閔玧其說一句“加油,繼續保持進度”,但見到閔玧其那蒼白無力的臉和好久沒刮的鬍子後,他忽然有些不忍心了,彷彿對方聽到那一聲加油後就會立即暈倒口吐白沫。

深怕眼前的人兒隨時會倒下,所以老闆大人特許了閔玧其放假兩個禮拜。
得到來自老闆的允許後,閔玧其第一件事當然就是去補眠。他都已經忘了他躺在柔軟的床上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暈暈乎乎地盯著天花板看,忽然就想起了那間咖啡館的美式咖啡。
已經有好幾個月沒去了啊,趁這次機會再去逛一下吧,然後……再看看他怎麼樣了。
腦海閃過那個少年燦爛如太陽般的笑容,一如往常地散發著光亮,閔玧其不知不覺就陷進了這場幻想裡,眼皮越來越沉重……慢慢地,伴隨著內心的一股溫流進入了夢鄉裡。

一夜好眠。

.

睡了一覺過後,閔玧其感覺好多了,至少不會感覺累得快往生這樣。
當他拿起手機看時間時,下一秒冷不防地低聲罵了一句。
現在是傍晚7時,太陽都已經下山了,外頭自然是一片烏黑。

閔玧其煩躁地撓了撓頭,正準備躺回去時,手機信息正好響了。
點開來一看,他不知覺微微勾起了嘴角。

.

『玧其啊,幫我去買一下玫瑰花束,要送人呢。』 來自老闆大人的訊息。

好巧,正合他意。

「好。」

.
隨意整理了一下邋遢的外觀,穿上它最喜歡的黑色大衣後就出門了。
外頭的天氣不算晴朗,陣陣冷風打在他白皙的臉上,讓他不禁拉了拉大衣。

再轉個彎,就到那條街了。

其實閔玧其還是感到有些感嘆的,原以為自己會像之前一樣慌張得亂了身心,但現在比起之前,倒還要冷靜了許多。
看來時間能沖淡一切這句話,也不是沒道理的。

閔玧其重重地呼了一口氣,緩緩踏進那條街道。
那裡就和之前一樣沒有變過,街道依舊人煙稀少,咖啡館依舊開業中。
至於鄭號錫……

第不知道幾次來到咖啡館與花店之間,要是以前的閔玧其,他只會轉向花店對面的咖啡館,絕不靠近花店一步,然而此刻,他走向了咖啡館對面的花店。
花店的門一如既往地敞開著,所以客人不用推門就能直接進去店裡。

明明來這條街已經不是一兩次的事情,而且他連咖啡館的裝潢都沒正眼看過,倒是利用那扇玻璃窗把花店的內部仔仔細細地觀察了個遍。
然而,這卻是閔玧其第一次踏進這間花店。

一進到店裡,陣陣花香立即撲鼻而來,各式各樣的花朵進入眼簾,看得閔玧其眼花繚亂。
他摸了摸鼻子,眼神四處掃望,似乎正在尋找某樣東西。
身旁的櫃檯沒人管理,加上他之前對花店的觀察,通常這種時間只有鄭號錫一人留下來顧店直到店長回來關門,所以這就代表……

還沒從思緒裡回神過來,閔玧其就聽見了一把響亮的聲音在前方響起:「歡迎光臨!」

伴隨著清脆爽朗的聲音,蹲在大型花盆身後的鄭號錫拿著幾朵花站了起來。

啊……好般配啊。
雖然閔玧其不知道他手上拿著的是什麼花,但內心就是覺得這朵花和鄭號錫很般配。

「那個,可以包裝玫瑰花嗎?」 閔玧其摸了摸脖子,問道。

「當然可以,請問是要送人嗎?」 鄭號錫臉上掛滿了笑容,拿著那幾多小小的花兒走到櫃檯旁的工作處。

閔玧其呆呆地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地回道:「不是,是別人托我買的。」

「原來如此。」 鄭號錫已經把幾多玫瑰花放在桌上,抬頭一看,才發現客人還怔怔地站在原地看著自己

「啊,別站在那裡,請過來這裡吧,這樣才方便詢問關於包裝的意見。」

其實閔玧其對包裝之類的東西都無所謂,反正那也是別人托自己買的。
即便如此,閔玧其還是乖乖地走到了桌前。

他直直盯著鄭號錫正在包花的手,又在內心裡感嘆原來鄭號錫的手指出乎他意料的細長漂亮,看起來就是保養得很好。

這樣的手,莫名好想牽一次。

瞄了瞄正全神貫注包花的人兒,劉海乖乖地躺在對方的額前,長長的睫毛時不時因眨眼而動一下,閔玧其看著眼前這不輸於玫瑰花艷麗的鄭號錫,一股名為心悸的漣漪漸漸在他心裡散開來。

眼前的畫面太過美好,以至於閔玧其鬼使神差地說:「不好意思,也幫我包朵向日葵吧。」

鄭號錫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閔玧其,輕笑道:「好。」

不知過了多久,鄭號錫就包好了兩束不同的花束。一個玫瑰,一個向日葵。
「先生,都包好了哦。」 鄭號錫滿意地看著這兩個經由自己雙手做出來的成品,一抬頭又見客人在發呆了:「先生?」

聽見有人在叫自己,閔玧其這才回過神來:「抱歉抱歉,一共多少錢?」 一邊說,一邊從褲兜裡掏出黑色錢包。

真是該死,剛才他又陷入了自己的情緒。

閔玧其低頭看了看眼前兩束款式和造型都不同的花束,不由得抿了抿嘴。
付完帳後,鄭號錫又露出燦爛的笑容,說:「謝謝,請再度光臨哦。」

對於鄭號錫的笑容,閔玧其沒有作出什麼反應,他只是盯著鄭號錫看,手裡抓著花束的力道不禁加重了些。
幾朵不同顏色與款式的小花圍繞著一朵巨大的向日葵,彷彿是在鼓勵著向日葵要勇敢,必須要鼓起勇氣抬頭挺胸,並面對那耀眼不已的太陽。

向日葵聽到了,他也做到了。
他,終於向那遙遠的太陽靠近了一步。

「這是……給我的嗎?」 鄭號錫指著自己,一臉驚訝地問。

「看向日葵挺適合你的,就當作是送給你了吧。」

自己包的花又再次回到了自己手上,雖然很疑惑也很不知所措,但鄭號錫還是笑笑地接過閔玧其拿在他面前的向日葵花束。

「謝謝你。」


是啊,向日葵挺適合太陽的。

-------------

感覺都不像後續了xDDD

【糖錫】向日葵

第七次來到這間坐落在市集裡不起眼的角落位置的歐式咖啡館。熟練地推門而入,點了以往常喝的美式咖啡,接著拿著溫熱的咖啡走出店鋪。

他沒有直接離開那裡,而是在咖啡館外選了一個角度極好的位子,放下咖啡後入座。

這條街的光線有點不足,加上隔壁建築物遮擋了陽光,所以這裡有時候會很陰涼且隱秘。如果不仔細晃晃的,基本上是很難發現這條街道的存在。

這對最喜歡安靜平和的閔玧其來說絕壁是最佳放鬆的地點之一。

然而那並不是他幾乎一個禮拜都來這條街的主要理由。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如瘋了似的進出這間咖啡館,而且還是連續七天不間斷並點同樣的咖啡,連咖啡館的店員都快要熟悉了他的臉孔?

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開在這間咖啡館對面的花店。
當然,一向與這種充滿著少女心的東西格格不入的閔玧其並不是衝著花店裡的花而來,而是那個猶如真實花朵般的人兒。

起初閔玧其只是單純出外閒逛,漫無目的地走著,才偶然發現了這條偏僻幽靜的街道。

就在那個時候,他彷彿看見了與這狂妄自私的世界完全相反的純潔之處。在那之中,有個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乾淨氣息,彷彿不受一絲外界污染的少年正蹲在大大小小的花盆旁,小心翼翼地為眼前的盆栽修剪葉子。
那一瞬間,閔玧其的心臟不由得揪緊在一起,無法解釋清楚的情緒頓時湧上心頭。

他盯著那個少年的背影盯了好久,不知何時才終於踏出了停頓多時的腳步。越接近那個少年,他的頭腦越混亂,原本平穩的呼吸也不禁變得急促了起來。這不像他啊,那個平時冷靜過頭的閔玧其呢?怎麼就在這個時候消失得無影無踪了?

他不知道他走過去後要去幹什麼。難道要在花店前停下來,然後搭訕那個少年嗎?不,太奇怪了,而且這根本不是閔玧其的作風。

距離一點一點縮近,就在閔玧其還沒確切想到要怎麼做才好時,他就鬼使神差地停下腳步,然後轉身走進了旁邊的店鋪,也就是開在花店對面的店。

幸運的是他走進的不是什麼奇怪的店鋪,而是間飄散著歐式風味的咖啡館,畢竟剛才他真是心慌得連店面的牌子看也沒看就走了進來,要是走進了一些不該光顧的店鋪,那他的顏面就真的完蛋了。

想到這裡,閔玧其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至於現在該怎麼辦,反正人進都進來了,試試這間店的手藝再走也不遲。

閔玧其點了他平常喝的美式咖啡,一邊喝著冒著熱煙的咖啡一邊推門而出,正巧碰上了正站在店外服侍客人的花店少年。少年好看的笑容毫不掩飾地在他臉上綻放著,雙眼炯炯有神地看著客人,看起來就好像……靜靜躲在他身後的向日葵。

閔玧其對花的認知不多,也沒有特意去研究花,所以他只知道一些平常常聽見的花的名稱。

向日葵他也不是沒見過,隨便路過一個種滿花草的人家都能見到,加上黃色的花瓣也不如其他花朵來得精緻美麗,所以向日葵對他來說,即單調又不那麼特別。
可是這份沉默又燦爛的單調花朵,卻留給了閔玧其不一般的印象。




向日葵如其所名,從名字上就能看得出是個會向著日光生長的花。向日葵總是追隨著遙遠的太陽,不管太陽在哪裡,它也會默默地在遠處看著太陽,然後靜靜綻放著。

這是閔玧其對向日葵的第一印象與想法。

而那個少年看起來就像是那種遇到難得心儀的女生,也不會主動上前搭話,只會安安靜靜地躲在某處望著女生的樣子。

只要能看見對方的臉龐,縱使對方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也沒關係。

閔玧其攪了攪快要沉澱的咖啡,不由得笑了一下。
也夠無言的,明明自己也沒膽去認識人家,憑什麼想像對方是什麼樣的人。

低頭用力吸了一口咖啡,才剛抬頭就正好發現那個少年似有似無地掃過這裡,沒看錯的話他們好像還對視了0.5秒,對方就立刻轉過頭去。

少年和客人一同轉身走進了店裡,而閔玧其還愣愣地保持著同樣的抬頭姿勢,遲遲不能緩衝過來。

剛才他們這是……對視到了吧?

閔玧其沒想到僅僅是個一閃即逝的對眼也能給他那麼強烈的衝擊,少年的眼眸讓他渾身騷動不適,好像有什麼奇怪的感情快要溢出來似的。
僅僅是一個對眼,就徹底讓閔玧其慌了身心。

在那之後的日子,閔玧其始終沒有向那個少年踏出一步,一如既往地點一杯咖啡,然後坐在同樣的地方靜靜地看著少年工作。
他們素不相識,對方有沒有發現自己每天都坐在那裡也不知道,這完全是閔玧其單方面的執著。
其實他倒可不必每天花錢買咖啡,然後在這裡坐上一整天只為見到那個少年。

他當然知道,但他就是喜歡這樣。

安安靜靜的,毫無存在感的,像朵向日葵默默地躲在遠處遙望太陽。



經過這麼久以來的觀察,他從似乎是店長的人口中得知那個少年叫作鄭號錫。不錯的名字。

鄭號錫幾乎每天都待在花店裡,除了出外採購和下班回家,其餘時間都交給了花兒們。

閔玧其也發現,鄭號錫的人緣很好。幾乎有一大半的客人都是為了他才來的,買花只是順便而已。
不過他大概能明白其原因。

有個笑容燦爛性格又好的店員,是他他也會因此多光顧那間店。一個笑容滿面的店員和一個成天擺臭臉的店員,任誰都會選擇前者。

再加上,因為那是鄭號錫。

.

這樣的日子不知持續了多久,閔玧其也不知道他最近為此喝了多少杯咖啡,再這樣下去身子肯定吃不消。

抬頭看了看熟悉的店鋪招牌,閔玧其嘆了口氣。

今天,還是算了吧。

他沒有走進咖啡館裡,但是依舊坐在了同樣的位置。反正店鋪外面很少店員會出來收拾或查看,自然也不會趕走只是來蹭位子的閔玧其。

他無力地躺在椅背上,透過大片的玻璃窗戶看向花店內部。
鄭號錫正在和客人聊天。

又嘆了一口氣,緩緩地閉上疲憊的雙眼。
這樣的日子讓閔玧其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個變態和偷窺狂。每天都來這裡買咖啡,然後在這裡一坐就坐上一整天,也不是在等人,就只是以龜速中的龜速在喝咖啡和玩手機而已。

要對方不發現自己,其實很難吧。

一個每天都坐在自己對面然後無所事事的人,一定會覺得是個怪人吧。

閔玧其曾經把鄭號錫視為向日葵,倒不如說其實他自己才是向日葵,而且是很變態的那種。而鄭號錫是太陽,無時無刻都在散發溫暖的太陽。

一個在天一個在地,雖說兩者都和“日”字有關聯,但兩者還是處於兩個不同的世界。

太陽是激情,是活力。它高高在上,並賜予萬物最高昂的溫暖,每個人都需要它。

而向日葵則不一樣,它的花瓣猶如太陽般燦爛地綻放,但它只是渴望太陽,想追逐那個觸不可及的太陽,才把自己變成了像太陽的樣子。

向日葵安靜地在地下仰望燦爛的太陽,它沉默,可是卻很耀眼。

它沒有告訴太陽,它愛太陽,只是這樣默默地將自己塑造成永遠只向著太陽的樣子,以這種方式表達它對太陽沉默的愛。

這就像閔玧其和鄭號錫。

鄭號錫是高高在上的太陽,而閔玧其只是那萬株中一朵快腐爛的向日葵。

他迷茫,他絕望,直到有股暖流照進了他心裡,他才漸漸昂頭挺胸,正式面向頭頂上的那顆大太陽。
即使太陽無法在萬株花朵中發現他的存在,他也心甘情願。

他不需要對太陽散發出熱烈的愛意,他只需要靜靜地躲在遠處,仰望太陽就足夠了。

閔玧其對鄭號錫的感情,沉默地讓它過去就好了。

-------------
來冒一下泡了(;・∀・)@

小腦洞🙆🙆🙆

-------------

還沒走近緊緊封閉著的門口,就聽見了陣陣充滿嘻哈風味的音樂從裡邊毫不吝嗇地傳了出來。

我捧著剛從附近麵包店裡買回來的奶油蛋糕,想說和大家一起吃好了,便徑直向著音樂來源處走去。

球鞋與地板摩擦發出的聲音,證明了裡面人兒的努力。
我悄悄地探出頭來,透過門上的一小片玻璃察看內部的情況。然而被音樂包覆著的並不是像以往一樣只有一個人,而是兩個年輕又青澀的大男孩。

只是不同的是,一個是站在寬大又潔淨的鏡子前,不屈於一切盡情地舞動自己的身子,因為能夠跳舞而感到幸福地笑著;而另一個呢,則是靜靜地坐在鏡子的另一端,也就是跳舞男孩的身後,手上拿著手機,微微傾斜的角度似乎是對著那男孩的,臉上也帶著淺而不深的微笑。
但這兩個笑容,好像都是源自不一樣的狀態與情感。

看著這有些美好的畫面,我突然不忍心闖進去打擾了。所以,我決定再觀察一會兒。

跳舞的男孩是我認識的人,也是個經常一起玩的好舞伴——鄭號錫。他這個人很容易跟陌生人打成一片,即使是在內向的人,也會被他的開朗所感染。大概是因為他為人隨性和好脾氣的性格吧。

轉頭再看看坐在地上的男孩,我並不是很了解他,大概只到知道名字的那種程度。他叫朴智旻,似乎是鄭號錫的朋友,畢竟他的名字也是從號錫那兒得知的。

鄭號錫總是滔滔不絕地跟我述說關於朴智旻的各種事物,他說朴智旻其實很可愛,但因為一身肌肉的關係,大大降低了他的可愛感……之類的話。

我迷了瞇眼睛,仔細察看朴智旻有些模糊的側臉。從五官氣質來說,應該就像鄭號錫所說的那樣,很可愛吧。
但是,怎麼有種微妙的感覺?


音箱播著最近流行的歐美舞曲,鄭號錫停止了舞動,一臉嚴肅地盯著鏡子裡的自己。
——是在琢磨適合這歌曲的編舞吧。

這是他一貫的風格,聽到平常不常聽的舞曲時,就會停止手上的動作,然後皺起好看的眉心,細細研磨著歌曲的節奏,接著在心裡隨著節奏編起了舞來。
我覺得這個時候的鄭號錫,是他最帥氣的一刻。

突然間,好像有誰說話的聲音響起了,我把耳朵輕輕貼在玻璃片旁的門面,用這個角度不僅能隱約聽到裡面的聲音,還能看到鄭號錫逐漸放鬆了的表情。
不大不小的聲音再次響起,如果沒聽錯的話,好像是在說:「哥,看一下這裡。」

音小而柔的說話聲,絕壁不是鄭號錫那個大傻個的聲音,既然如此,那一定就是朴智旻在說話了。

鄭號錫通過鏡子看著坐在他身後的朴智旻,勾起嘴角笑了一下,接著轉過身子,對著朴智旻的手機鏡頭擺了個意義不明的手勢。

好看的笑容越發越深,鄭號錫爽朗的笑聲響了幾下後,又轉過身面對鏡子去,但我能發現,他周圍的氣氛放鬆了不少。

看完鄭號錫一系列的互動後,我再偏頭看向朴智旻的表情,結果不由得一愣。

那是一個不同於平常的笑容,從側臉看上去都能知道朴智旻很開心地笑著。是啊,的確是在笑著,但那個笑容裡卻帶給了我一種奇妙的情感。
朴智旻在手機上了摁了摁後,微微歪頭並靠近了手機屏幕,似乎是想把手機裡的人兒一點不漏地欣賞一番。

他們就像兩座坐落在不同地點的孤島,即倔強又固執。明明兩人之間的距離隔著百米之遠,卻對遠方的他日夜思念,甚至還盼望著能夠靠近對方。小心翼翼的,悸動的。
但他們都不知道,有條很長又堅固的無形道路,早已把雙方孤島的中心點連合成一,只是他們看不見,也沒發覺而已。

有點溫熱的奶油滴在我的拇指上,這才把我從思緒中拉回現實。我低頭一看,原本讓人有食慾的奶油蛋糕早就融化得不成形,反而還有種倒胃口的感覺。
我抬頭再往裡面瞧,那兩個青澀的大男孩已經擠在一塊兒,一起看著手機屏幕,時不時還會有默契地相視一笑。

我嘆了一口氣,毫無留戀地轉身離開了那個地方。
唉,可惜了這個蛋糕,最終還是得由我一個人吃掉了。

【糖錫】 電影


坐著發呆的時候莫名想到了某些很可愛的電影,然後自然就腦補了我那個不存在的男票如果看到很可愛的場景,會有什麼反應?
然後想著想著,莫名就想出了這篇文😂😂

鄭號錫剛練完舞,已經是半夜1點多。他經過緊閉著的工作室,最後在工作室門前停了下來。

不用仔細聽,就能聽見傳裡邊傳來一陣一陣的喇叭聲。

鄭號錫不假思索地扭開門把,走了進去。

一進入工作室內,眼前的畫面立刻讓鄭號錫皺起了眉頭。他徑直走向趴在桌上縮成一團的黑色物體,順手暫停了音樂。

他輕輕搖了搖身旁的人兒,蹲下身輕聲說道:「哥,起來回宿舍了。」

趴在桌上的人終於有了點反應。他無力地睜開眼睛,接著重重地嘆了口氣。

「哥。」 鄭號錫又叫了一聲。

「唔……我待會兒才回去。」 由於剛睡醒的關係,加上這哥原本就是醉酒的嗓音,更是讓他顯得性感極致。

「瞧你都直接趴在桌上睡覺了。」 鄭號錫一邊說,一邊幫他存檔文件:「就別再做了吧。」

閔玧其緩緩地坐起身,伸了伸懶腰:「我真的沒關系……」 話雖如此,但他卻沒阻止鄭號錫的舉動。

存好檔後,飛速地按下關機鍵。

鄭號錫直起身子,看向閔玧其迷迷糊糊的臉孔。

像是感應到似的,閔玧其也抬起頭,與鄭號錫直直對上眼。

兩人就這麼一言不發地互盯了好幾秒。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奇妙的氣氛。沉默寂靜,卻又毫無尷尬的感覺。

氣氛就快要達到頂點的那個時候,鄭號錫開口了:「我們去看電影吧?」



只以兩分鐘的決定,兩人莫名就這樣從公司來到了附近的電影院。

「這麼晚了,還有電影看嗎?」 閔玧其迅速掃描深夜電影播放列表,電影院的冷氣讓他不禁稍微拉高了黑色圍巾。

「不知道呢,有什麼就看什麼。」 鄭號錫毫不在意地說,站在閔玧其身旁一齊掃視。

鄭號錫是為了讓閔玧其稍微打起精神來,所以再那段對視的短暫時光裡,他的腦海裡閃過了無數個方法,最後還是選擇了看電影。

其實這方法挺爛的,因為閔玧其通常都會在電影做到不到三分之一的片段就睡著了。陰暗少光線,涼爽的冷氣,這樣睡眠的絕佳地點,何樂而不為?

但接觸到閔玧其慵懶的視線的那一刻,鄭號錫就鬼迷心竅地提議了一起去看電影這個爛方法。

反正來都來了,最多就當是花錢去冷氣房睡了一覺吧。


「嗯……這麼少電影中,能看得過去的大概也只有卡通了。」 閔玧其說完,把視線投向身旁的鄭號錫,彷彿在讓他做選擇。要,還是不要?

「那就看那個吧,偶爾返老還童也是挺好的不是?」 鄭號錫笑了笑。

此刻閔玧其真是感覺到世紀無奈。這麼大半夜的,來看什麼電影,他是瘋了才會跟鄭號錫來看。

對,他就是瘋了。



閔玧其默默將其中一張電影票遞給鄭號錫,此時的他已經冷得兩手塞兜裡取暖了。

鄭號錫看了看票,再看看手機裡顯示的時間:「哦?正好快要開始了呢,那我們走吧。」

閔玧其沒有說話,只是縮著身子,小跑步跟上鄭號錫。

半夜場的電影沒什麼人看,但不代表沒有人看,何況他們現在要看的是部卡通電影。

閔玧其不禁想起剛才他買票的場景。他感受了,售票員投向自己的視線,那個售票員大概有很多疑惑解不開吧。

兩人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沒有任何的人體障礙,舒服地入座。

「哥,這次能試著不睡覺嗎?」 鄭號錫看著極大的黑屏幕,說道。

「……不知道。」 閔玧其一邊回答,一邊調整坐姿。

「好好享受電影吧。」


之後兩人陷入了沉默,誰也沒再說話,直到電影正式開始。


這期間閔玧其有無數次想閉上眼睛好好補眠,但一想起鄭號錫是為了自己才不能回宿舍,所以就算眼皮已經累得快掉下來,他還是硬撐住了強烈的困意。

閔玧其本身對卡通是沒多大興趣,而且他認為卡通是給小孩看的,只有小孩才能感受到來自卡通人物所帶來的樂趣與愉悅感。

他已經不是小孩了,所以這類卡通,他真的不能理解有哪一部分哪裡好看。



無聊透頂之時,閔玧其半瞇著眼瞄了瞄身旁的人兒。一看見對方的側臉時,他愣住了。

鄭號錫的側臉在電影屏幕光線的照射下,五官顯得更為精緻,但比起這個,讓閔玧其真正愣住,是少年閃著星光的眼神與帶著笑意的嘴角。像個看到新奇的東西的小孩兒一樣,緊緊盯著眼前的大屏幕。

雖然只是從側臉這裡看起,但閔玧其還是能感受到對方從表情表露出的心情———他真的很開心。

見鄭號錫真的很享受返老還童的時光,閔玧其也不好再說想睡覺。他眨了眨眼睛,稍微放鬆極為緊繃的臉部,調整了一下快要滑下椅的坐姿後,把所有精力放在眼前這部已經放了一半的卡通電影。

他盯著屏幕上的梅花小鹿,腦海裡卻浮現出鄭號錫閃著興奮之光的眼睛,不禁露出了自己也沒發覺的笑容。


而就在這個時候,鄭號錫瞄了閔玧其一眼,正好發現了閔玧其正盯著屏幕微笑,眼神溫柔無比,這倒讓鄭號錫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他覺得,閔玧其這個古板的人終於能稍微放鬆一下,好好享受看電影的美好時光了。而他以為那個微笑,是因為覺得電影裡的卡通人物可愛才露出的。


但他殊不知,閔玧其的笑容,並不是因為那隻可愛的梅花小鹿,而是另有其人……


一個電影院裡,藏著兩種不同的心情,直到電影的最後放出了裝飾結尾的END.


--------------

【柾泰】W.F.T


搬以前文again
這篇是改自於Troye Sivan的《Blue Neighborhood》三部曲,大約就是用MV裡的場景和歌唱再寫😂結局崩了

-

金泰亨和田柾国是住在两隔壁的青梅竹马,他们的关系一直很亲密,几乎每天都一定要腻在一起,今天去他的家,隔天又去另一个人的家,好像没有玩不完的游戏,谈不完的话题

真的是超级好哥儿们

一天,他们两家人约出来聚会,两人自然地跑到别处一起去玩。
明明一开始都挺平平淡淡的,但不知为何大人那边的情形似乎开始变得僵硬,最后演变成争执,气氛越来越激烈
“柾国啊,你看。” 泰亨察觉到了不对劲,指了指对面气氛奇怪的大人们
他转头一看,就见自己的父亲正拿着酒瓶对着泰亨的父母破口大骂,骂人的声音都传到这里来了
“泰亨啊,我们过去。” 他牵起他的手,不安地走向还在僵持着的大人

还差10步的距离就已经听到了田父的谩骂声 “他X的你们这群狗娘养的!我碰一下咋了?!”
田柾国一听急忙跑上前去阻止田父在胡言乱语
“小心我一把火直接烧了你们的家!!到时候你们什么都没有就好了!”
“爸!!” 田柾国用他娇小的身躯尽全力挡住快要扑上前去干架的田父

金泰亨害怕地躲到金母身后,露出一只眼睛

“泰亨乖……先别出来。” 金母皱着眉头把他护在身后
“叔叔阿姨对不起!我先带他回去了!” 田柾国连忙鞠了一个躬,就拽着田父离开了

泰亨一家人呆呆地站在原地,迟迟不能缓和过来
过了一会儿,金父终于出声了:“果然不应该让他喝酒的……”
“都是你!我都说了别喝酒,还拼命灌醉他!” 金母听后狠狠地打了一下金父
“妈妈,爸爸……叔叔怎么啦?刚才他好恐怖哦……” 泰亨轻轻拉了拉金母的衣角
“叔叔刚才只是心情不太好,刚才你也看到啦,柾国先带他回家冷静冷静,没事的了。” 金母蹲下来安抚还在害怕的泰亨

金泰亨还是知道,田父不只是单纯地心情不好,他一定还带有其他感情。
田父……其实很孤独

田父的妻子很久之前就已经去世了,只剩下田父和田柾国相依为命。
田母死后田父的脾气越来越差,每天也一定要喝几瓶酒。即便这样,他还是很爱田柾国,也尽全力把田柾国照顾好

自从那天起后,两户家人再也没有任何联系过
但这并不能阻挡金泰亨和田柾国的友谊继续下去

不过……真的只是友谊?

虽然大人们的关系变得僵硬了,但两个小孩还是能很好地玩在一起
这天,轮到金泰亨去田柾国的家玩

玩累了,两人就躺在床上休息
这时,田柾国突然发话了:“泰亨啊,我们……”
“嗯?” 金泰亨懒懒地应了一声
“我们永远都会是最好的朋友吧?”

就一秒的时间,金泰亨的心颤抖了一下
朋友……只是最好的朋友

“嗯,当然。” 金泰亨笑笑地回答道
他殊不知,这么久以来,金泰亨面对田柾国的问题这是第一次强颜欢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难受

那头的田柾国听后没在说话了,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
过了不久,田柾国突然猛地起身

“泰亨啊!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哦,约定了!” 他伸出小指,眼神坚定
金泰亨迷迷糊糊地起身,看了看田柾国的小指,接着灿烂地笑了
“嗯!” 同时伸出小指勾住田柾国的小指

  

                            “约定了,永远在一起。”

之后过了9年,金泰亨和田柾国从稚气的样貌变成了成熟,他们在一起玩耍的画面更加养眼
两人之间的友谊也更加坚固

然而就在这几年里,似乎有什么奇怪的感情融入进了这段友谊里…

比如金泰亨

他可以盯着田柾国的侧脸盯一整天,而且脑海里还能脑补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
他也发现,每次田柾国主动搂住他的时候,他的心脏会莫名加速,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田柾国一对他笑的时候,他的心脏就快要爆炸了似

就在一次有个女生拿着情信和田柾国表白,金泰亨就炸了
而且竟然还是当着他金泰亨的面和田柾国告白!他真想当场就撕了那封情书然后吧唧吧唧地啃了!

所以,金泰亨破功了

他一气之下直接一把挽过田柾国的手臂,如有若无地抵在他的肩膀上,一脸驕傲地说:“真抱歉,田柾国已经名草有主!找别人去吧!”
然后那女生就拿着情信泪奔了

待女生跑远,金泰亨才驚覺
完。蛋。了

不等田柾国说话,金泰亨就立刻跑人,接下来的日子他一直在躲田柾国,在这期间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感情

他对田柾国的感情,是喜欢。

不是朋友那种的喜欢,不是兄弟的喜欢,更不是因为很亲所以是亲人的爱

是看到爱人的那种喜欢

金泰亨也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
可能是……害怕见到田柾国就会不小心毁了两人之间多年的友谊吧

金泰亨一直很珍惜这份友谊,也没想过要破坏,但他害怕一个没忍住……会对田柾国说出些不该说的话
到时候……就真的完蛋了
所以他一直躲,一直逃避……

别再让我对你更加疯狂,田柾国

躲了一阵子,结果还是逃不过田柾国的手掌心,被他逮住了

“金泰亨你是在搞什么啊?为什么一直躲我?而且这一躲就躲了一个月!” 田柾国紧紧抓住金泰亨的肩膀吼道
金泰亨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因为他的小宇宙爆發了

啊啊啊啊我的男人怎麼可以這麼帥?!金泰亨內心暗暗嘶吼道

“你倒是看一下我啊!” 田柾国被他的沉默惹怒了,用力掰过金泰亨的下巴一看
金泰亨的脸红爆了

田柾国愣了一下 “怎么……脸怎么那么红?” 颤抖地摸了摸他的额头

“去你的,我才没发烧!” 金泰亨猛地推开田柾国,转过身压抑着内心的火热

“……” 田柾国的手僵在半空中,最后慢慢伸向了金泰亨

“泰亨啊。” 抓住金泰亨的肩膀

金泰亨抖了一下,轻轻回应:“什么?”

“为什么自从那天你挽着我说我名草有主之后就开始躲我?为什么?”

“……”

“回答我。” 田柾國緊盯著金泰亨的眼睛

“……”  後者避開了對方的視線

『因为我喜欢你』那种话什么的……怎么可能开得了口?
明知道这段感情是不可能的,却还是阻止不了想拥有你的渴望

“金泰亨!” 田柾国掰过金泰亨整个身子让他向着自己
却没想到眼前的小人儿已经眼泪汪汪,看得自己感觉好奇怪,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隱隱作痛

“我……我……” 金泰亨我了老半天也说不出话
田柾国叹了一口气,把眼前的人拉进自己的怀里
感觉到怀里的人僵了一下,随之也回抱住自己

田柾国情笑了一下
“说实话金泰亨,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金泰亨猛地瞪大眼睛,推开田柾国大喊:“没有!我才没有!”

为什么……他看出来了吗?
不可以,我不可以让这段友谊消失!

但田柾国的表情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依然是笑着地慢慢走向金泰亨
“是吗……那好,我来告诉你。” 他抓住金泰亨颤抖的手,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他耳边轻声道:“可是我喜欢你哦,泰亨啊。”

世界在一瞬间停止了,田柾国的声音弄得金泰亨的耳朵痒痒的
但心更加痒

“你在说什么呢……”

“金泰亨,我们在一起吧,但是不是像以前那种手勾手的在一起哦。”

“……” 再也止不住了,眼泪瞬间大量涌出

“笨蛋。” 田柾国笑了一下,张开双臂,金泰亨直接扑了进去

“你才笨蛋!你知道这段时间我有多难受吗?!呜呜……”

“我知道,因为就在你躲我的这段期间,我更加难受。我一直在找你,想和你说个明白,但你却一直躲我。”

“……对不起啦。” 金泰亨愣了一下,更往田柾国的怀里钻

结果,到最後两人是互相喜欢的

其实田柾国一开始还不确定,但自从金泰亨那句“名草有主”后,他终于也明白了

他喜欢金泰亨

田柾国曾经犹豫过要不要和金泰亨坦白,也想过金泰亨是不是也喜欢自己
就这样带着疑惑的心情抓住了金泰亨
在看到金泰亨的眼泪后,田柾国确信了自己的推测

金泰亨也喜欢自己

两人莫名就这样在一起了

确定了彼此的心意后,他们的关系更加亲密,期間还加了个甜蜜
他们都没告诉自己的家人,至少现在还没,必须要等到时机成熟才能向外公開

但好景不常在

金泰亨一如既往地到田柾国的家去玩,不过现在不只是玩玩这么单纯了。

就在快要更加陷入的时候,田父突然走进了房內,结果正巧撞见了两人正在亲热的画面

那个时候,金泰亨感到了绝望
就好像从天堂瞬间掉落到地狱里

一切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田父当场就赶走了金泰亨
待金泰亨离开后,接着就是一巴掌落在田柾国的脸上

“你们刚刚在干什么?你他妈告诉我你们在干什么?!”
“爸……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相爱?听你放屁!你这臭小子,街上那么多那么好的女孩你不追,却反倒和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子在这里亲热?你存心想气死我!” 接着又是一拳

这拳出得不轻,田柾国一个没站稳就倒在了床上,脸上多了个红印,嘴角也出了血

“你现在就给我和他分手,不然我就杀了你!今后也不许你在去找他!不然,我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情也说不定。” 田父说着这句话时,眼皮也没眨一下,这话深深刺痛了田柾国的心

“不……不要!拜托不要伤害他!” 田柾国狼疮地爬下床,跪着抓住田父的裤子,泪水早已布满了疲惫不堪的脸孔
“那就给我分开,不要再见面,然后在找个女朋友好好做个人!”
田柾国没有回答,他已经哭得泣不成声,只能狠下心来点点头

“……” 田父甩开了田柾国的手,转身离开
临走前,虽然田父说得很小声,但田柾国还是很清楚地听见了

“让我丢脸,真是恶心。”

然后就是锁门的声音
被禁闭这段期间,田柾国呆呆地看着前方,眼神也失去了光彩

同性就丢脸了吗?同性就恶心了吗?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就因一个性别而应该被全世界唾弃吗?
明明只是一线之差,为什么就不能被认同…

他想了很多很多……还是想不明白

最后他做出了决定,他要保护金泰亨,但同时也必须伤害到金泰亨,还有自己
他别无选择
已经不能回头了

为了你和我,对不起了

过了不知多久,原以为这件事情先告一段落了
这天,金泰亨已经按耐不住思念田柾国的冲动,抓了外套就冲出家门

此时田柾国正和田父帮船只油漆,金泰亨看到田柾国还好好的,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
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息,田柾国往旁边一看,竟然是金泰亨
欣喜一瞬间被田父那时的话给熄灭了
田柾国看了看田父,再看看一脸开心的金泰亨,不禁握了握拳头

“爸,我过去一下。”
田父听后抬头一看,见是金泰亨,皱了皱眉

沉默就当作是允许了

田柾国慌忙地快速走到金泰亨面前,一來就是推开他
“你必须快点走,你不能待在这里。”

“什么?怎么了?” 金泰亨并不知道田柾国一来就是让自己走的用意

“快点走啊!” 田柾国见金泰亨还不肯走,紧张地往回头看了一眼田父,结果正好对上了田父的视线,更加慌张了

“走,别再来了。” 田柾国又推了推金泰亨,趁机在金泰亨耳旁小声地说了句:“对不起,你待在这里会有危险的。”

“快点走!” 接着提高音量故意让田父听到

快点走吧,我怕他真的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
所以,拜托了,走!

金泰亨顿了顿,危险?

拖拉了一会儿,无奈之下他只好带着疑惑离开了

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那失落的背影,田柾国心疼得快要窒息了
整理好情绪,转身走向田父

田父楼住田柾国的肩膀,难得露出了笑容
“真是我的乖儿子。”

田柾国笑了笑,像是做出回应

这个笑,笑得真的心好痛啊

之后田柾国真的找了个“女朋友”,那个“女朋友”是真心爱着田柾国,但田柾国呢?

这天金泰亨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满脑子想的都是田柾国。
不偏不齐的,思念的主人翁出现了,但是他的身旁却多了自己不认识的一个陌生人

金泰亨的心颤抖了一下,直直地经过了那两人
就是所谓的擦肩而过
心越跳越快,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现实,他往回头看,却看见他们当着自己的面牵起了手
而且田柾国连一眼都没看自己

“……” 完了
一切都完了
也许这真的是玩完了

那天起之后,两人真的再也没见过面,就这样恍恍惚惚地过了5年
金泰亨接到了消息:田父去世了

带着负责的心情,金泰亨一个人来到了田父坟墓的所在地,在不远处就已经看见了一群穿着一身黑衣装的人,还有……田柾国

他慢慢地走向人群,然后站在了田柾国的对面
看着田柾国哭得死去活来的样子,金泰亨好想就直接紧紧抱住他。
但是他的身旁已经不是自己了,那个女人轻轻搭着田柾国的肩膀表示安慰,田柾国也没推开她的手,只是一直哭

再也看不下去,金泰亨转身走了

金泰亨没有离开坟场,他只是安静地坐在阶梯上,默默地看着人群散开,默默地看着那个女人还想安慰田柾国,但被他直接一把推开,无奈只能自己先离开

默默地看着,田柾国整理好思绪后,站了起来也离开了

他会去哪里?不知道

過了不一會兒,突然有人拍了自己的肩膀,猛地抬头一看……

田柾国

金泰亨缓缓地站起身,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对视着,好像能把所有想说的话通过这对视传达给对方

田柾国终于按耐不住这么多年的情绪,紧紧地抱住了金泰亨 “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我也是。” 金泰亨也坚持不了内心的那个铁壁,回抱田柾国

真的,好想念你,有多久没这样投入了你的怀抱?

两人像是发泄这些年来的思念,忘情地互拥着
回忆不断涌现出来

“你们在干嘛?“ 一把尖锐的女声突然响起,打破了你们的叙旧

“阿、阿米?” 田柾国愣了一下,放开了金泰亨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叫阿米的女人恨恨地瞪著金泰亨

“没事没事,我们快点走吧。” 怕会再尴尬下去,田柾国赶紧拽着阿米走了

走的时候还不时会望一下金泰亨,仿佛就像在说:对不起

金泰亨全程都在盯着那两人,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在他視線範圍內

他们都在想什么?没人知道

在那之后,田柾国的下落不明
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只有金泰亨发现还留在山崖上的一双皮鞋,还有打在大石上的浪花

浪花,异常的漂亮

【南硕】 我找到你了


再搬文😂😂
突然好佩服自己,之前到底是怎么码出一篇5000多字的短文。现在的自己要码2000多字都难😂😂


小时候,他们最爱玩的游戏就是捉迷藏。

“数到10才来找我哦!”

“1、2、3……”

“我来找你咯!”

“找到你了!!”

“吼~真是的,怎么每次你都那么快找到我啊?”

他们很喜欢玩捉迷藏,因为这游戏让他们感觉他们的心有灵犀是存在的
不管他们玩多少次,不到一分钟就会找到对方

“下次一定要偷偷跑回家,让你一个人像个笨蛋到处找我!”

“呀,那是作弊啊!”

“我不管,哼!”

就这样悄悄过去了7年……

“哈,果然又在这里偷偷一个人吃冰淇淋了,不请我吗?” 金南俊一边说一边坐在了金硕珍的对面

“我可没带多余的钱,所以请不了了。” 其实金硕珍的钱包里还有几张足够买到5个冰淇淋的钞票

“那只好吃你的了。” 金南俊知道金硕珍其实有带多余的钱,但是没拆穿他

金南俊抢过冰淇淋和金硕珍的汤匙,快速地掏了一大匙吃了下去

“呀你自己没钱吗?每次都吃我的…” 金硕珍夺回冰淇淋与汤匙,不满地嘀咕着

“嘿嘿~”

现在21岁的他们(*无视年龄!!),还是像以前一样那么要好,只是…不同的是在这段友情里,参杂着一些暧昧不明的感情

“南、南俊,我喜欢你!”

“抱歉,我还不想谈恋爱。”

“没关系…那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继续做朋友吗?”

“当然可以。”

“谢谢……”

金硕珍默默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切,但这种场面对他来说只是场几秒钟的好戏

害羞、惋惜、失望、振作、然后继续做朋友

金硕珍都不知看了多少回,而在那么多的仰慕者中,金南俊一个都没答应过

待女孩走远后,金硕珍才走向金南俊

“我说啊,明明有几个和你告白的女孩看着挺不错的,为什么你都给拒绝了?” 金硕珍忍不住问

“……” 金南俊迟缓了一下,看着金硕珍认真地说:“因为有一个让我的头脑和心脏很混乱的人,已经被沾满了,所以容不下其他人。”

“哦。” 那为什么要看着我说?眼神还那么认真

金硕珍表面看起来不在意,但他心里却有着莫名的苦涩
好想知道,金南俊所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金南俊为他着迷
真的好想知道

“好了别说这个了,我们去吃炒年糕吧。” 说完自然地勾住了金硕珍的肩膀

金硕珍一听见吃,双眼立刻亮了起来:“好啊好啊,去吃你家附近的小摊那边吧!”

“嗯。” 在金硕珍看不见的角度下,金南俊的最角轻轻勾起了一个宠溺的弧度

谈幸福的话,金硕珍绝对会选择吃

“唔~果然还是大叔的炒年糕最合胃了!” 金硕珍嘴里都被炒年糕塞得慢慢的

“呵呵呵,你们俩啊,从国中就一直光顾这里,我还得感谢你们呢。” 卖炒年糕的大叔笑了笑

“哪里哪里,因为真的很好吃嘛,而且我们还要感谢您没离开这里呢。”

“是啊,也许我还是看着你们一起长大的呢。你们啊,感情很好吧。”

说到这里,两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秒:“对啊,很好。”

“呵呵,大叔我还蛮喜欢看你们一起来这里吃呢,两位帅哥一起吃饭的画面挺养眼的。”
“还有这位……” 炒年糕大叔指了指金南俊

“金南俊。” 金南俊礼貌地回答,虽然名字已经说了不知几百遍,但大叔还是没能记住

“对对对,金南俊,瞧我这记性的,还有南俊啊,我每次都会看到你在看硕珍吃炒年糕,自己却没什么吃,是不合你胃口吗?”

炒年糕大叔的这一句话惊呆了两人

没错,炒年糕大叔看到的,每次他俩来光顾摊子的时候,金南俊绝对吃不超过5个,吃完后就捧着脸看隔壁吃得一脸幸福的金硕珍
所以炒年糕師傅还为此疑惑了好久

“大叔你、你看错了吧哈哈哈……” 金南俊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

“是吗……可能吧,我已经老了嘛哈哈。” 可是他是真的看到了啊啊啊!

“咳咳咳!” 金硕珍装作咳嗽了一下,喝口水避免尴尬

看我吗?为什么看我?真的有看吗?想想也是,来了这么久,南俊好像都没吃多少,是因为不合胃口吗……? 金硕珍不禁连想道,又在灌了几口水

伴随着金硕珍的疑惑與啧啧声吃完年糕后,两人匆匆道别就去附近的公园散步消化肚子

并肩走在公园小道上,看着快要下山的太阳,还有点暖暖的风打在脸上,金硕珍觉得心情好平静

“南俊啊,要不要玩捉迷藏?”

“……还小吗?”

“大人就不能玩吗?我只是想再测试我们的心有灵犀还存不存在嘛。” 金硕珍不满地嘟了嘟嘴,加快了脚步

金南俊看着闹脾气的金硕珍,被这小脾气逗笑了

小跑步到金硕珍的身旁:“来玩吧,你先还是我先找?”
“我先!你去藏。” 金硕珍拍了拍金南俊的背,自然地面壁思过(?

“好。”

“1、2、3、4……”

在金硕珍数数的时候,金南俊赶紧藏在了公园的草丛里

“…9、10!我来找你咯!”

金硕珍自然地走向公园里,几乎翻遍了整个公园,最后才在草丛里找到了金南俊

“哎一股~是很久没玩的缘故吗?找人技术变差了哦。”

“闭嘴,吵死了!换你了!” 金硕珍红着脸用力拍了一下金南俊

“是是是。” 轮到金南俊面壁数数  “1、2、3……”

金南俊慢悠悠地数数,因为他很有自信,不到几秒钟他就能找到金硕珍了

“…9、10!我来了。” 金南俊转过身,扫遍了公园一番,悠悠地走向了住宅区里

“我看到你了哦。” 金南俊才走没几步就发现了蹲在大树后面的金硕珍

他突然觉得这样缩在树后面的金硕珍莫名可爱

“……”

“出来。”

“哎西真是的……” 无奈只能认命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

“真奇怪呢,为什么就只有我们硕珍要花那么长时间才找到我,而我一下子就找到了你呢?” 金南俊勾着金硕珍的肩膀说

“又是因为你的IQ148吗?” 金硕珍抽了抽嘴角

“可能,哈哈哈!”
金硕珍翻了一个大白眼

“认命吧金硕珍,你已经逃不过我的眼睛了。”

“呿,不要等到有哪一天你怎样也找不到我,到时候才知道慌张。”

“怎么可能嘛~反正这种事也不会发生。”

“不过说真的,你不会慌张吗?” 金硕珍偷瞄了金南俊一眼,心中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似的

“……会吧,因为你是好朋友啊。”

虽然对于会的回答金硕珍觉得高兴,但还是涌上莫名的苦涩感

就这样恍恍惚惚过了一个月,而在这一个月里,似乎有些不同了

“金南俊。” 一个妆容火辣,身材火辣,穿得也火辣的女人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怎么了?”

“我有话想和你说。” 女人面无表情地说道,瞄都没瞄过站在旁边的金硕珍

虽然有点不爽,但金硕珍还是很识趣地走到远处,准备看戏

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他们靠得特别近,他们的距离越近,金硕珍想冲过去打扰的冲动越强烈

正当金硕珍正在犹豫要不要冲过去时,他的瞳孔急速放大,嘴唇开始颤抖

金南俊和那个女人,接吻了
他们接吻了
接吻了
就在眼前接吻了

两人的嘴唇分离后,那女人还笑得很开心,金南俊背对着自己所以看不见他的表情
现在他是什么表情?厌恶的?平淡的?还是…一样开心地笑着?

金硕珍只知道现在他的脑袋一片混乱,拳头也不禁握紧,心脏也在隐隐作痛

过了一会儿,他们似乎聊完了,互相道别后金南俊就转头看向金硕珍
有点奇怪,平常的话金硕珍早就插着裤带吊儿郎当走过来问话了,但这次他没有立刻过来

以为他放空了,金南俊喊了一声:“硕珍啊!”
但对方似乎没有听见,金南俊又喊了一次,对方还是没有回应,只好自己走过去了

“你干嘛呢?没听见我叫你吗?”

金硕珍没有看金南俊,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地面

“硕珍?” 金南俊皱了皱眉,这哥又怎么了

“刚才那女人是谁啊?” 金硕珍终于肯抬头看金南俊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金南俊好像看到了金硕珍眼眶里有泪水

“我……呃……” 金南俊抓了抓头,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
金硕珍好像想起了什么,轻笑道:“是那个让你头脑和心脏都混乱的人吧?”

金南俊愣了一下,不等他说什么,金硕珍故作轻松地站起来又说:“呀~没想到你还挺重口味的嘛。也是,她的身材和脸蛋都那么棒。”

“不……”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支持你的啦。” 金硕珍拍了拍金南俊的肩膀,可是在碰到他的那一瞬间,不知为什么眼泪唰得一下就流了下来

金硕珍急忙背对金南俊擦掉眼泪,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
好讨厌,这是什么感觉,好讨厌这痛不欲生的感觉

“我……那我先走了……” 金硕珍艰难地在金南俊面前扯了一个难看的微笑,终于止不住眼泪在,转身就跑

“硕珍!” 金南俊回过神来,金硕珍已经跑远了,匆匆忙忙追了过去

跟在金硕珍的后面,他应该的跑到了这里,可是他跑去哪里了?!

“该死的……” 金南俊烦躁地抓了抓头

他草草环顾了四周,到处都是四方形的建筑物,而且路多得不像话,就像个迷宫

金南俊在心里咒骂了几句,跑进了其中一条道路

金硕珍……金硕珍……金硕珍…

他在心里不断呼喊的名字,现在他多么希望能快点看见那张脸

他承认,在他看到金硕珍的眼泪时,他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揪住
而且揪住得心痛

他也承认,他现在真的很慌张,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慌张
他明白,不是因为好朋友不见了,而是其他的感情……好像有什么东西会离开他

“金硕珍!你给我出来!”

不管在怎么找,却还是看不到一个人影
金南俊急得都快哭了

“金硕珍……!”

他不是很会找金硕珍吗?不是几秒钟就能找到他了吗?为什么现在都还找不到?他们不是很有心有灵犀吗…?

就在金南俊暂时停下来喘气时,他隐约听见有哽咽的声音,不再浪费时间,金南俊急忙找寻着声音

在接近最旁边的道路时,金南俊听得很清楚,因为哭泣声就在他面前这建筑物的后面
他还不能直接就出现,他必须先做好心理准备…

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向了建筑物的后面...

金南俊低头一看,金硕珍正坐在地上,把头埋进双臂里哭泣,颤抖的肩膀让金南俊的心脏也在颤抖

“硕珍啊……” 金南俊蹲在金硕珍的身旁

金硕珍猛地抬起头,惊恐地看着金南俊
小小的脸蛋都哭红了,鼻子还在一吸一吸

“你为什么要跑?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对我强颜欢笑……” 说着,轻轻抓住了金硕珍的手臂

“我……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反应会那么大,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你们接吻的时候,我的心好痛。这些话,金碩珍卻說不出口。

“你……是因为看见了我和那女人接吻才哭的吗?”

金硕珍顿了一下,又把头埋进双臂里,若有若无地点点头

没错,他是因为看见了他们接吻的画面,他才哭,因为他心痛
心痛的原因?因为他…喜欢金南俊

金南俊噗哧地笑了一下,说:“硕珍啊,看着我。”
金硕珍猛地摇摇头

知道这人很固执,金南俊不再说第二次,直接把金硕珍的手臂拉开,然后扶住他的脸颊

“你喜欢我吗?”

金硕珍轰地一声炸了,脸完全爆红,但他还是否认地摇头

“可是我喜欢你啊。”

“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 金南俊重复第二遍

“可、可那女人……!”

“那个啊…其实是我在酒吧认识的,她看上了我,也追了我好久,今天她终于想放弃了,但她就在刚才提出最后一个请求,就是吻她,她就会放弃不再纠缠我。”

“所以你就……”

“嗯,也想着她是个女人,就给她一点面子,所以我就吻她了。”

“……”

“所以硕珍你这是在吃醋嘛。” 金南俊坏笑了一下

“才没有!” 金硕珍甩开金南俊的手,又埋进双臂力,但他这次不再是哭泣,而是偷笑

“……我知道你在偷笑。”

“我才没有。”

“是吗?” 金南俊再一次拉起金硕珍,看到对方藏不住的笑意,他也笑了

“还有我说的那个让我心脏和头脑混乱的人,就是你啊硕珍。”

“……” 金硕珍别过脸,揉了揉鼻子沉下想笑的冲动

“我在高中就发现了,原来我喜欢的是你,每天晚上我都会回想我们曾在一起玩过的片段,然后都会想到睡着,因为实在是太多了。”

“还有炒年糕,我吃那么少不是因为不合胃口,是因为看着你那副幸福的模样,看着就饱了。”

金南俊见爱人还是傲娇不看自己,不管其他掰过了金硕珍的脸,霸道地吻了下去
因为没有接吻过,金硕珍完全是被动的狀態

直到快要没气时,金南俊才放开了金硕珍

“我喜欢你啊,所以我们在一起吧。” 金南俊顶在金硕珍的额头,呼出的热气弄得金硕珍痒痒的

金硕珍吸了吸鼻子,说:“以后……不准在吻其他人了,看着就不爽。”

听到爱人的回答,金南俊笑得更灿烂了,忍不住又起了逗心

“不是说不喜欢我吗?”

“我几时说过了?”

“刚才我问你你喜欢我吗?你摇头了。”

“那只是摇头,又不是说。”

“摇头就代表不喜欢啊。”

“没说就是没说。”

“好啊,那你说我喜欢你给我听听。” 说完就凑近了金硕珍

金硕珍的脸唰得一下又红了
见对方是认真的,金硕珍只好咬着牙,凑到金南俊的耳边,轻声道:“我喜欢你。”

不等金南俊说话,金硕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上前吻住了金南俊的唇

金南俊顿了一下,回应了这个吻并享受着

能找到他,真的是太好了。金南俊这样想着

他们……终于不用再寻找对方的心意,因为心,就在他们的眼前了

不知过了多久,在金南俊的家里时金硕珍又在提议玩捉迷藏了

“不要啦,因为上次找不到你急得我都哭了,万一又找不到你呢?”

“什么啊,你和我不是很有心有灵犀吗?来啦来啦,好久都没玩了。” 金硕珍挽住金南俊的手臂撒娇道

看到自家爱人在撒娇,金南俊的心早就化了:“好啦好啦,谁先找?”

“当然是你啦!你敢找不到我试试看。去,墙壁。”

金南俊又再一次面对墙壁,然后开始了数数 “1……2……3……”

“……10,我来咯。” 金南俊不慌不忙地打开了家门,慢慢地踏出了第一步,然后悠悠地看向旁边

“哎呀,被找到了。” 金硕珍灿烂地笑着,因为他知道金南俊知道自己在哪里

两人相视一笑

“那惩罚是你主动吻我哦。” 金南俊笑着说

“为什么?”

“因为我找到你了。”

-------------

【糖锡】 Couple t-shirt


诶嘿从ig搬文过来了( ・ิω・ิ)

----------

難得的無行程假日,7個少年得到了經紀人哥哥的出外允許後,二話不說立即準備東西出外逛街。

因為他們的假日正巧坐落在平常人上班的時刻,所以現在的購物廣場特別空蕩,逛街的人寥寥無幾。

來到購物廣場後,少年們決定各走各的,好好逛一番,一小時後再回到廣場中心集合。
討論好一切後,會議解散。

鄭號錫快速掃視了周圍一眼,接著快步跟上獨自晃悠的閔玧其身邊:「哥要去哪裡?」

「不知道,服裝店吧。」 閔玧其沒有看鄭號錫,只是四處張望,似乎在尋找著是否有合自己心儀的店鋪。

「那一起走吧。」

閔玧其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鄭號錫跟自己一起走。

晃著晃著,鄭號錫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奇的東西,忽然抓住閔玧其的胳膊,指向一個地方。

「那裡,進去看一下吧?」 鄭號錫盯了對面的男性服裝店一會兒,再轉頭看了看閔玧其。

聽後,閔玧其毫不猶豫說道:「那進去吧。」

見對方沒有異議,鄭號錫的臉上立即露出掩蓋不了的興
奮。一齊走向店鋪的當下也沒發現自己不知覺挽住對方的手,就這樣以挽手的形態走進了店裡。

閔玧其不是沒發覺對方正挽著自己,他只是懶惰閃開而已。對,絕對只是懶惰。

一進到店裡,鄭號錫就放開了閔玧其的手,自己興奮地
前去看衣服了。
閔玧其聳了聳肩,隨意翻了翻架在自己身旁的男性T卹。

不知過了多久,鄭號錫就興奮地跑到了閔玧其的身邊,手上還抱著兩件厚厚的同款長袖衣。

「哥,我們要不來試穿一下吧。」 鄭號錫把其中一件遞給閔玧其:「感覺挺適合我們的。」

閔玧其只是挑了挑眉,沉默了數秒:「……情侶衣?」

像是被戳中要點,鄭號錫頓了頓,表情頓時變得僵硬了起來,還口吃:「女生都有所謂的閨蜜裝,那男生……男生也可以有兄弟裝吧?」

到處亂晃的眼神依舊掩飾不了鄭號錫的慌亂,更何況對方是最會看眼色的閔玧其,自然是躲避不了的。

起初接過同款衣服時閔玧其內心是想拒絕的,但抬頭一見到小孩兒禁不住的期待與緊張的小表情,他就該死地心軟了。

與成員穿同款衣服……絕對不是閔玧其會幹的事情。但無奈對方是鄭號錫,閔玧其終究還是妥協了。

「真的很想穿?」 閔玧其再問,其實心裡已經默默接受了這一切。

還不知道對方的內心想法,鄭號錫更加緊張
了:「啊,不……其實哥不想穿的話,也沒關係的,反正是我自己說要穿……」

其實鄭號錫第一眼見到這兩件衣服的時候,內心就有種衝動想和閔玧其一起穿。只有和閔玧其一起穿,是最合適的。

不過這也是他一個小小的私心,他就是想和閔玧其穿couple t-shirt。

以為對方暗示著不想穿,原本失落地想拿回衣服,但被閔玧其手快地避開了。

「走,去穿。」 沒有多餘的話,他一手拿著衣服,一手抓過鄭號錫的手,徑直走向試衣間。

再次走出來時,兩人穿著同一個款式的長袖衣,上面還有印有音樂符號的圖案。雙雙一起走到櫃檯付錢,就穿著這件衣服付。
雖然有發覺到收銀員對自己投來疑惑的視線,但都被他們無視掉了。

走出店鋪,鄭號錫此刻的心情簡直好得飄飄然。他終於實現了他一個小私心——和閔玧其穿情侶衣。

才走沒多久,正巧碰上了其他成員們,反正都聚在一起了,所以就決定剩下的時間大家一起逛。

一開始看到那兩人時,大家的反應都非常激烈。畢竟之前那個只走自己的穿搭路線的閔玧其竟然會和鄭號錫穿情侶衣,這可是一大奇觀啊,自然被問了不少話。
不過之後大家就接受了事實,繼續像平常一樣繼續打打鬧鬧。

閔玧其和鄭號錫又不知覺走在了一塊兒,肩膀貼肩膀的,鄭號錫也自然地挽住了閔玧其的手臂。兩個穿著同一款衣服的男人緊緊貼在一起,形成了一幅養眼的畫面。

走在兩人後頭的金碩珍見狀,掏出他今天正巧帶來的立可拍相機,對準眼前這兩個少年的背影……咔嚓。


「號錫啊。」 金碩珍叫了一聲,便把剛出來的相片交給了鄭號錫。

「這是……?」 鄭號錫疑惑地看了看相片,再看看金碩珍。

「要好好珍藏起來啊。」 金碩珍沒有過多解釋,拍了拍鄭號錫的肩膀,笑了。

知道是什麼東西了。鄭號錫笑了一下,輕輕地將相片夾進一個本子裡,再收進背包。

「放好了吧,快跟上他們吧。」
「嗯!」

即使閔玧其不知道相片的存在,那也沒關係,只要他知道就好了。

當晚,洗完澡過後,鄭號錫坐在桌前小心翼翼地拿出他碩珍哥拍的相片。

畫面很好地出現了。
鄭號錫盯了相片一會兒,接著拿出馬克筆,在下面的空白處寫寫畫畫。

寫好後,再把相片小心地收進抽屜內,猶如收藏著全世界最珍貴的寶物。


少年在寶物上刻下了屬於他的印記,也創造了屬於他們的回憶
                    ------『這是我們第一次穿情侶衣♥♥』

来个小宣传


昨天在Instagram开了个放文的地方(*´ω`*)

那里的文通常都是现打现放的,会不会搬过来还不确定((然而现在只有一篇文ww)),也许会搬一些过来这里,但这里的文应该不会搬去那里了((因为很麻烦😂))

**Instagram▶▶dsay1211**

【95】天使般的他


一个月里发10篇文的小目标达成(ノ´∀`*)

从FB搬个好久之前写的文,是95哟(*´ω`*)
虽然是以前写的……但文笔还是如此地渣

-

朴智旻不是个健谈的人,他的朋友数量都能用十个手指头算数

真心的朋友,其实也没几个

朴智旻原以为他这辈子再也不会遇见一个能让他放下心房的人
但他错了

一个来自黑暗深处的恶魔,却是他唯一一个最信任的人

-

「智旻……?你就是朴智旻?」

恶魔有着一头火红色的头发,显得格外显眼。他的发梢间有两个象征着恶魔的尖叫

「啊……嗯。」

「太好了!我叫金泰亨,今后我就跟着你啦!」

恶魔叫金泰亨,他的样貌完全没有恶魔该有的样子,而且笑起来,就像个天使

「别这样看我,我是被父王丢来人间,说要修行什么的。他只给我一个名字,朴智旻,让我跟着他呢。」 恶魔看了朴智旻一眼,突然凑到他眼前 「朴智旻是你,对吧?」

朴智旻神经反应退后了一步,悚悚地点了点头

恶魔见朴智旻的反应,满意地嗯了一声

从此之后,朴智旻乏味的人生里,出现了叫金泰亨的恶魔

金泰亨转到了朴智旻的学校,不知用了什么办法,也成功转进朴智旻的班级

凭着天使雕刻般的脸孔和惊人的交集能力,金泰亨转到班上的第一天就交到了朋友

「泰亨啊,待会儿我们带你去参观学校吧。」 同学A走到他的桌位前,说

金泰亨眨了眨眼,笑着搂过身旁安静待着的朴智旻:「不了,他会带我走。」

同学A脸色有些不妥「啊……那好吧,以后我们好好相处吧。」

「嗯。」 金泰亨笑眯眯地目送同学A离开

朴智旻不安地看了看同学A,又瞄了一下金泰亨。这么久以来,这好像也是第一次有人这样搂他

「你……你为什么不和他一起走?和我一起,会很无趣的……」

「没关系啦!只要是和你,绝对不会无趣!」

虽然是个恶魔,却像天使一样那么阳光,温暖了朴智旻被冷藏已久的心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金泰亨和班上的同学已经非常熟悉了。有时候会有人找他玩,但都被他拒绝了

每次朴智旻问道,他都会说

「和智旻在一起,是最好的。」




朴智旻越来越搞不清楚了,而且他也发现,他已经不能没有金泰亨了

是啊,什么人都好,只要有金泰亨在身边,就算要朴智旻与全世界隔离都可以

只要金泰亨在身边……


但是为什么,总是要把重要的人从朴智旻身边夺走,就连个来自地狱的恶魔也是




「智旻!」 金泰亨飞速地挡在朴智旻面前,才没让那锋利的刀落在身躯瘦弱的朴智旻身上

「泰亨啊……」 朴智旻实在是没想到,金泰亨现在已经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金泰亨不像是因生气而听不见朴智旻的话,而是丧失了理智,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他只是紧紧地抱着朴智旻,瞳孔急速由深褐色变成血红色

朴智旻突然感到不安,前所未有的不安 「金泰亨……?」

不安感证实了


金泰亨慢慢脱下制服,露出了背后,而持刀者的瞳孔越显越大

「你你你……!」

金泰亨缓缓地转过头,对持刀者露出了邪魅一笑

「啊啊啊———!」

「泰亨啊!不要!」 朴智旻正想抓住金泰亨时,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把熟悉的声音…

“连刀也拿出来了,我还不能及时保护你,还差点让你被刺伤……全都是我的错,智旻啊,对不起”

朴智旻一回过神,眼前已经没有人了

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惨叫声,吓得朴智旻跳了起来

现在不是呆滞的时候……「金泰亨!」 朴智旻狼疮地跑到惨叫声的来源处
一瞬间,朴智旻感觉他的心脏好像停止了

「快抓住他!这可怕的恶魔!」

一大群人正奋力地想要抓住一个人———金泰亨!

「你们在干什么!」 这次是朴智旻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喊叫

「他差点就要杀了我!抓住他!」 持刀者惊恐地大喊着,仔细一看,他的袖子也被滑破了,但是没有流血

金泰亨在人群中愤怒地挣扎着
不,比起愤怒,更像是悲伤

「不要伤害他!拜托了,快放开他!」 朴智旻急忙推开人群,挤到金泰亨面前,紧紧抱住他

此刻朴智旻不害怕金泰亨会伤害他
如果这样能安抚他,那样再怎么受伤,朴智旻也绝对不会放开

果真在触碰到朴智旻的那一刻后,金泰亨渐渐冷静了下来
然而人群更加激动

「快!趁现在快绑住他!」

一大窝人趁机挤开朴智旻,一人一手抓住金泰亨,还有人拿来了绳子
大伙儿合力绑住了金泰亨,不管朴智旻怎样阻止

「不要!放开他!」 朴智旻早已哭花了脸,也没有任何人理会他

金泰亨心痛地看着远处的朴智旻,血红色的眼睛已经褪去

“对不起……”

这是朴智旻听到金泰亨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
金泰亨化成一堆紫色的烟,消失在所有人眼前

「阿西!让他跑了。」 持刀者咬牙切齿地说,烦躁地抓了抓头

……

「为什么要这样做?」

「啊?当然是提早除掉免得惹祸,那家伙可是恶魔诶!」 路人A愤愤地说,好像还在气让金泰亨跑了

「真没想到金泰亨竟然是恶魔……我们竟然还和恶魔说话了哈哈哈!」
「这样想想还真有点可怕,会不会他来找我们报复啊?」

朴智旻紧紧地握住拳头,紧紧地,抓出了血

「泰亨……是天使。比起泰亨这个来自地狱的恶魔,你们这群人才更像是真正的恶魔。」

「喂,你是不是被恶魔给迷惑啦?」

朴智旻没有理会,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每个在场的人,转身悲痛离去

.

「泰亨啊……你快出来吧,别吓我了……」 朴智旻一边走一边哭着说
此刻他多么希望金泰亨现在就出现在他眼前,然后笑嘻嘻地说

“吓到你了吧?哈哈哈!”



但是他却迟迟没有现身

真的走了吗?不会再回来了吗?
泰亨啊……快回来吧

就在崩溃之际,一把成熟又稳重的声音在朴智旻的脑海响起
这次不是金泰亨,绝对不是

“朴智旻,金泰亨已经不会回到人间了。俺赐予你一次机会,你……想让俺怎么做?”

只要把金泰亨带回我身边,其他的我都不要

“除了金泰亨……其他都可以”

可我就想要金泰亨!只想要他!为什么就不行?

“……”

朴智旻停下脚步,眼泪不断地落下

为什么连唯一一个最重要的人都要夺走
谁?是谁让他离开的?

「让赶走泰亨的人,都消失吧」

“好”

接下来,朴智旻是被凄惨的惨叫声给拉回过神的
各种砍杀的杀戮声在朴智旻的脑内响起

刀片落在肉体上
噗磁——咔——
骨头被硬深深地折断

好可怕……
「停……停止啊!啊啊啊———!」 朴智旻害怕地捂住耳朵蹲下,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杀戮声真的停止了

“愿望已达成,再见。”

「等等……泰亨呢?把泰亨带回来!」

没有任何回应

「呜呜……」 不会回来了,唯一的救赎也没有了
……泰亨,我来找你吧

“不要!智旻啊,活下去!就当作是为了我活下去……”

金泰亨的声音又再次闪过,虽然只有短短几句,但朴智旻似乎想清楚了

『为了我活下去』

「……」

他是个来自黑暗深处的恶魔,但他对我来说却是个天使
比起他,可怕的人心,才是真正的恶魔

金泰亨,就让他成为我的花樣年華
好好活下去吧


-------------